薛尺

【蝉鸣】双枪

-蝉鸣.2
-双枪
-校园
-没剧情只管谈恋爱

  
  这所民办高中跟其他的私立学校一样,不管你是什么人,将来有什么想法,送钱就能进。

  韩信真是见惯了各式各样的三观歪得要塌的少爷小姐们,只要没上升到肢体接触的阶段,笑着忍忍就过了。

  混个学历而已,何必跟一群钱多无脑的傻子计较。


  晨读时铃声催命似的响完了两遍,惊走了一排树梢瞌睡的鸟雀。

  迟到的同学陆陆续续打着哈欠没了魂似的飘进教室,门口每传来一声“报告”韩信就抬一次头,望穿秋水望到了中午放课也没见着那个看起来挺欠的背影。

  青春期心思异常敏感的男孩儿无精打采起来连饭香也勾不起他的兴趣。这家伙像蛇一样软塌塌地趴着桌子半晌又觉得这太阳烈得人受不了,咂了咂嘴倚到凳背上。

  赵云没来上学。

  这是占满他脑袋的唯一问题,为什么呢?

  逐渐闷热的教室里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对小情侣既克制又耀武扬威地边黏糊边不时往走神的韩信身上瞥。

  韩信愣了愣才明白这眼神是什么意思,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迈步离开。

  去哪。

  漫无目的地在校内转悠两圈他才猛地想起这个问题,脚尖一顿停在太阳底下的落叶上在逆光的地方形成个黝黑的不规则剪影。

  突然想吃面了。说做就做地身子一转朝着校外走去,这路他就算是闭着眼都能准确抵达。

  
  
  店家隐匿在树荫之下的坐标跟店里的装饰风格一样低调。

  小面馆的老板是个叔父辈的男人,客人刚走了一轮,这会正乐呵地坐在收银机后边休闲着。

  见韩信进店,身材有些发福的老板娴熟地对着他招了招手,慈祥地给他指了指韩信常坐的窗边位,语气略微无奈。

  “没想到你小子今天这么巧就来了,你那宝贝位置被个年轻人占了,坐别的地方吧。”

  韩信的心脏猛地剧烈跳动起来,一股强烈的预感将他的目光牵引到老板手指的方向。

  赵云的一身校服好像破了点,袖边难得沾上的灰显得十分突兀。

  但是他的眼睛还是很清澈,鼻子还是很挺,嘴唇还是很性感。窗边的太阳如他们初遇般透过枝叶撒下来,也不怎么觉得毒了,整个视野暖乎乎的。

  韩信很享受这种感觉,宝座被霸占的不爽也隐匿不见了。

  他朝着老板摆了摆手,在对方诧异的眼神下径自在赵云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但是他还没想好怎么开口。

  赵云闻声抬头却丝毫不见惊讶,依旧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就准备继续吃。

  韩信为自己待会的行为叹了口气。

  “嗨。”这大概是全世界最不自然的招呼了。

  赵云没来得及把头低下去便又重新抬起,神情迟疑地挑着眉毛静了一会儿才轻声回复。

  “你好。”

  韩信的心一松又一紧,生怕对方不理人了似的不经大脑开口。

  “吃饭了吗?”
  “……呃?”

  韩信心想我死了算了。

  “我刚说,真巧…饿傻了,你就当我没说。”他边摆手边扭头向着老板眼神暗示随便上点东西。

  老板十分有眼色地端了碗云吞面。

  热腾腾的蒸汽在两人之间升起,这会韩信才真觉饿,快速解决掉了这午餐。

  他抬眸看向对面慢条斯理擦着嘴角的同学却措不及防望进对方清冽的眼底。

  继而装着不以为然地将目光移到桌上。

  赵云轻笑了一声,起身掠过韩信的衣角离开了小店。

  “?”
  “叔,我赊个账!”

  韩信呆了几秒跟着跑出面馆,带起的阵风将他的话捎到老板耳畔。

  老板看着他俩的背影消失在被光笼罩住的街口,唏嘘感慨似的摇头拉着尾音道:

  “年轻人啊——”
  
  
  
——————————————————————————————
我在找不到话题的时候想到的就是“你吃饭没”了(。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