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尺

【蝉鸣】双枪

-蝉鸣.3
-双枪
-校园
-没剧情只管谈恋爱
    
  
  韩信跟着赵云跨进一片老城区。
  
  当韩信跟上对方脚步时,赵云有所察觉地缓身回首,束在发带里的鬓发被清风捎出来些许,似乎要被带着飘到韩信鼻尖上。赵云认真地看了他一眼。
  
  韩信脚步一顿,挑眉对上他的视线。他从对方眸底不止探寻到了一如既往的一汪湛蓝的淡然寂静,还有水波之下的茫然无奈。
  
  这人简直是未解之谜。
  
  韩信的心思拐了又拐,赵云却又像无事人一般自顾自地转回身去踏上一栋透着沧桑气息的低楼的楼梯。韩信简直服了他交流靠意识的特性了,犹豫一下随即追到对方家门。
  
  艳阳午后,一阵风过,楼旁老榕”簌簌”作响,其间似有早蝉独鸣。
  
  
  
  赵云屋子小,一眼能扫净,摆设与其人一般干爽,这让韩信多少有点惭愧。赵云扶着瓷壶认真地斟水,白净有力的指节拈着温热的小杯递向他的同学。
  
  韩信倚着木椅抿了一口,胡乱打量这似乎只有一人居住的房间,疑惑在情况暂归落定后再次浮现。他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转向赵云,对方明显察觉,手上却虔诚地将三支香对着灵柜上完,手支右腮落座于韩信对面,丝毫没有开口的意思。
  
  韩信的眉头难得地对着别人皱起来了——
  
  “…咳,今天早上怎么没去学校?”
  
  赵云慢条斯理地将目光落到韩信背后,似乎在思考这屋里是否还缺点生气,嘴上却回答道:
  
  “…,有人在找我,可我不想被他找到。”
  
  介于少年与青年间的声线在清亮中杂着些不上不下的沙哑,如此认真地陈述简单又复杂的理由,实在让人难以下定论。
  
  赵云被褐发遮去了点的双眸此时发亮地看他,处于”想对被问却又不想被多问”的矛盾状态,看起来倒是像欲拒还迎了。
  
  于是他的好同学就顺着意思脱口而出:
  
  “谁?”
  “…嗯。”
  
  这似乎难着赵云了。他收神敛眉,状似思考,却竟是堂而皇之地一笔带过了。
  
  屋里相较外面还要凉快一些,两人静坐,无言相对,空气却没有停止流动。
  
  韩信对此没辙,余光一瞄腕上的时间,问出今日最有价值的问题:
  
  “下午跟我一块上学吗?”
  
  字音刚落,这行动派就已经带着背包站起,就差赵云一个回答就能出发。
  
  这时候赵云需要微微仰头才能看全韩信,他的脑中似乎在做一个抉择,却在下一刻也静静起身拿了书包,以表决定。
  
  韩信精神一振,贴心地在他出门后把门捎上。简单的动作却因为高度相差和先后的顺序,看起来极不伦不类——赵云极像是被逼到墙角的。
  
  韩信愣了一下,没等赵云感到羞恼就神经粗大般松手离去。赵云拧着眉梢,张了嘴想要说什么却顿了顿,随即快步跟上与其并肩而行。
  
  
  
  许久,韩信心潮已平,正要踏入纷杂的教室,却听耳畔一句,转头搜寻赵云的身影却见对方已先走一步。他说。
  
  “是我父亲。”

————————————————————一改,不怎么满意。
学习忙,期中考完慢慢弄

评论

热度(23)